五花肉 | 又想發騷又想全身而退,實在是太為難強東們了

發布時間:2018-09-10

文 | 肉唐僧



以前,名人名氣再大,大家都不知道長啥樣。同治皇帝戴個瓜皮帽溜出紫禁城,冒充進京趕考的劉秀才在八大胡同里亂竄,玩得叫個高興。有了電視之后就不行了。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某一天,英國內政大臣中午吃的回鍋肉便當里胡椒放得多了點,下班時就覺得渾身虛火,戴了頂假發到倫敦西區找個妓女敦倫,不幸被妓女認了出來。第二天,該無良妓女胸口掛了個大牌子滿街拉客。牌子上燙金的八個大字:“我和內政大臣睡過!”這位大臣說“不是我不是我,你認錯人了”。鬧到要打官司,妓女拿出殺手锏——你左邊屁股上有一顆痣,上面還有一撮灰白色的毛。英國媒體長槍短炮的圍著起哄,爭相要求脫褲子獨家直播。不成個體統,大臣只好掛冠而去。那到底嫖沒嫖呢?我覺得大概率還是嫖了。


到了互聯網時代,想賴也賴不掉了。前幾年,紐約州州長斯皮策,在網上和某少婦搞網絡性愛,就是互相自慰給對方看,自帶淫聲浪語音效。啊??啊啊,oh my god……正爽呢,不知道是碰到了攝像頭還是從椅子上溜下去了??傊?,臉被拍到了。對面少婦一看,“咦?這不是咱們州長嗎?”立即召集媒體開發布會,斯州長知道對方手上有視頻啊,一句廢話都沒說,就辭職了。


咱國內也是這樣。前陣子,數十名省部級落馬高官傳出共用一個情婦李薇的丑聞。那這個李薇得多漂亮???大家好奇得要死。上網一搜,不免大失所望。也就是個中人之姿,還已經44歲了。很多人紛紛猜測這個李薇到底有什么過人之處。能有啥過人之處???不過是官當得太大,找女人不方便罷了。


有人說放屁,大官還能缺女人?固定的情婦,這個大官肯定不缺。但是嫖妓和約炮,他們肯定不如我們普通人方便。大家都知道乾隆下過六次江南,卻并不知道為啥去那么多次。為什么呢?因為他第一次到了揚州,就對手下小張子說:“朕嘗聞廿四橋之黃魚與粽子甲于天下,爾輩出外見之否?”小張子答:“回皇上,滿大街都是呀!”第二天,御膳房以紅燒黃魚和火腿粽子進。黃魚和粽子,是女人天足和纏足的比喻,連皇上都知道,偏偏這狗奴才不知道!這粽子吃得就比較郁悶?;乇本┎痪?,戀足癖又發作。上次的癢癢沒撓著嘛。又去!這次不帶小張子這個豬頭了,換小李子!到了揚州,又問:“朕嘗聞廿四橋之黃魚與粽子甲于天下,爾輩出外見之否?”小李子答:“回皇上,滿大街都是呀!”第二天,御膳房以紅燒黃魚和火腿粽子進……就這么著,前后去了六回,鞋墊都沒見著。




劉強東這個事情,現在是警方以強奸罪立案。我們據此知道兩件事情:一是,女的告的是強奸;二是,劉強東插進去了。這是不是就能坐實強奸呢?那得去法院走一趟。估計后面劇情和高云翔案差不多,控辯雙方會聚焦在一點上:是否有對女性意愿的違背。至少高云翔一案,從目前披露的信息來看,女方得不到我的同情。


劉強東這個案子,應該比高云翔案糟糕,因為他之前灌女生酒了。雖然女的酒后還認識自己家,還知道讓劉強東把自己送回去,但只要一句話“當時他插的時候我酒還沒醒呢,我以為他是我男朋友呢。醒過來一看我去原來是強哥”。那劉強東就死定了。劉強東是個色中餓鬼,女生又是第一次見劉強東,不可能當眾對劉強東主動做出親昵勾引的動作。再說酒桌上都是劉強東的熟人,即使他們歪嘴胡說向著劉強東,證詞被采信的程度也很低。


對強奸的認定,一直是司法上很頭痛的問題。原因就在于“違背女性意愿”這一要件過于主觀,很難認定。女人又是復雜的動物,經常不按理出牌。83年嚴打的時候,大連一對戀人鬧分手,女的一氣之下去派出所告強奸。風口浪尖上,那男的就被槍斃了。這女的如果沒自殺,我不知道她這輩子是怎么熬過來的。


開始是愿意的,但是半夜醒來,看著身邊酣睡的強哥,不禁悲從中來,難道我是個為了錢就出賣貞操的bitch嗎?不不不!他這肯定是強奸!這是一種可能。


開始是愿意的,但是半夜醒來,看著身邊酣睡的強哥,不禁怒火中燒。憑啥奶茶妹就能當大奶,吃香喝辣穿金戴銀享不盡的榮華富貴,老娘我就要像一張手紙擤完精液就扔了???劉強東你這個畜生,我要告你強奸嚶嚶嚶……這也是一種可能。


劉強東被警方帶走的教室


開始是愿意的,但睡完之后談價錢,也就是俗稱的仙人跳。一次沒談成,又談第二次。最后談崩了。這也是一種可能。


當然,開始是不愿意的,但是喝迷糊了,這也是一種可能。不過最新消息傳出,這女的前后報了兩次警。8月30號在一起喝酒,深夜報警。8月31號又在一起喝酒,又深夜報警。搞不懂為啥還有第二次,是第一次強得不夠么?還是奸得不夠?第二天又去喝酒,又被干。這個咋解釋呢?……我想起個挺沒品的笑話。說一個獵人去山上打獵,結果被熊抓住了。熊看他唇紅齒白面皮白凈,一時沒把握住,把他給干了。這獵人遭受此奇恥大辱,回家養好菊花后又去打獵,又被熊干了。又去又去又去。最后熊受不了了,說“大哥我實在不行了,熊皮給你吧,熊掌給你吧,熊膽也給你吧。你饒了我,別再來了行嗎?啊我求求你……”


遇到名人,遇到富人。尤其是遇到又有名又有錢的人。女人的心態就很復雜。她們很可能是真被強奸了。也可能是想訛點錢,也可能僅僅是因為后悔自己出于虛榮就上床。又或者,僅僅是因為不滿意自己像一張手紙一樣被對待?;蛘卟桓市腻\衣夜行,趁著精斑還沒干要搞個大新聞。畢竟,我們已經從馬克思所說的“被勞動所異化”,經過弗羅姆所說的“被消費所異化”,到了今天“被關注所異化”的時代??纯炊兑?,人們僅僅為了得到陌生人的關注,啥都干出來了。


以前仙人跳,是個挺有門檻的事情,需要團隊協同作戰。比如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李金斗老師,就被人下了套。人家是先包下個賓館房間,事先安裝好微型攝像頭。然后派女的去勾搭李老師。這就需要女的、保鏢、工程技術人員、動作片后期剪輯制作。還需要一個leader統一指揮,并于事后負責去和李老師談價錢。沒四、五個人的規模下不來。


劉強東一案警方報告


現在互聯網時代,情況就比李金斗老師那時復雜得多。怎么個復雜呢?舍基寫了一本書,叫《未來是濕的》。中心思想呢,就是用交易成本來解釋互聯網。他從科斯提的那個問題出發,就是,既然任何個人,都可以在市場上自由出清自己的產品和服務,那為什么還會有企業這種組織存在呢?科斯給出的理由是,在市場上出清自己的產品和服務,需要支付發現機會的成本、談判成本、以及強制對方履約的成本,等等。這些,可以被統稱為“交易成本”。那么一群人組織起來,形成個企業。在企業內部用行政指令的方式替代討價還價的交易,就會比較有效率??扑拐f,當一個企業內部溝通成本等于交易成本之后,這個企業就停止了擴張。也就是說,企業不過是用內部溝通成本替換了外部交易成本而已。當內部溝通成本低于外部交易成本時,企業這種組織形態就是劃算的,就是能贏利的。


那么,隨著互聯網的到來,溝通成本急劇下降。這會帶來什么變化呢?舍基說,企業這一組織邊界,會崩潰。不管是大企業還是小企業,首先傾向于把低頻次工作外包,而不是雇個閑人。外包我們大家已經很熟悉了,最近又流行一個更大的詞,叫供應鏈整合。啥叫供應鏈整合呢?這好比說外包像通奸,我喜歡睡隔壁王太太,但還不至于到鬧離婚娶她回家的地步。供應鏈整合呢?就像個換妻俱樂部,把通奸行為常態化、制度化罷了。


要說的是啥來著?扯得有點遠……


哦,是企業的組織邊界崩潰,造成大規模業余化。其實這個業余化并不僅僅產生于企業這一層面,在行業層面也在大規模發生。比如有了博客或微信公共號,我們每個人就都成為媒體,直接把報紙雜志電視這些傳統媒體沖死了;比如海淘,空姐啊,導游啊,旅行者啊,螞蟻搬家,千軍萬馬齊闖關。不光進出口貿易公司被沖死了,連海關都快給整廢了;再比如淫業,公司前臺小姐下了班,去酒店大堂一坐,用微信搖啊搖的招攬客人,這也不去說她了??珊薜氖怯械亩?,老爺剛出門還沒到機場呢,她就開著保時捷馬莎拉蒂出門賣淫,姐不要錢,就圖個樂呵。你讓那些靠賣皮肉給家里娃買方便面買鹵蛋的姐妹們,情何以堪?


劉強東被捕的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


業余化的風潮,也吹向了傳統的仙人跳行業?,F在,人手一個手機,根本不需要啥團隊配合。業余者讓人苦惱在什么地方呢?專業的人,圖的只是錢。業余玩票的,圖啥就不知道了。單純看不慣奶茶妹、真愛被玷污了嚶嚶嚶,或者也說不出個啥來,姐就是有點寂寞了……讓人防不勝防。李金斗老師的問題,錢能擺平,只是多少而已。強哥的問題,錢就不一定擺得平。不圖錢的苦主,才是最費錢的。


那么,在這個每個女人隨時都可能一抹臉變成bitch的年代,名人們能不能潔身自好,憋住呢?我覺得除非把他們閹掉,否則很難。因為,他每天接觸到的誘惑,和我們不是一個量級。村頭小賣部的翠花伸個懶腰露出一截肚皮,都能讓我們硬半天。強哥他們……說實話我也不知道,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。


另外一方面呢,按照康尼夫的觀點,成功男人都具備三個A的性格特征,即:acquisitive(渴望的)、aggressive(好斗的)和accumulative(好囤積的)??傊褪歉鞣N激素都比咱普通人高吧。雞蛋本來就有縫,蒼蠅又里三層外三層……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。


東拉西扯,說這么多。意思呢就是強奸這個事情,一直是司法難題。難就難在對“違背女性意愿”的界定上。女人是會撒謊的物種,也是善變的物種。涉及到名人,女性的指控動機就更復雜了?,F在斷定劉強東一定是強奸,或女方一定是仙人跳,都為時過早。但有一件事情是真的——名人、富人,強奸的比率一定不會超過平均值。因為他們把女人弄上床的辦法,比咱們普通人要多得多。


那么,名人喝一杯水式的性,如何才能被滿足呢?王思聰這個不結婚,隨時換女朋友的方式還真是挺好的。睡一個,就捧紅一個,分手后打個王思聰前女友的認證,開淘寶店不少賺錢,win-win。結了婚的名人,那還是會所和俱樂部吧?;ヂ摼W時代,名人又想發騷又想全身而退,實在是太難了。



北京快乐8计划